中超公司与职业联盟没能交接 陈戌源告诉投资人别急

2020-04-15 08:07:51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中超职业联盟牵头人、广州富力俱乐部投资人张力在4月13日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中超联盟筹备工作已处于停滞状态,他已经撤回筹备组的人马,等待相关部门的近一步意见。他认为澳女联直播改革中有人不愿意放权,导致筹备工作举步维艰。张力的言论引发广泛议论,备受期待的独立于行政体制之外的中超职业联盟是否已经胎死腹中?14日中午,中国西乙视频直播在官网发布公告回应:中国足协对原有方案做了必要的调整和充实,新的方案得到了广泛共识,目前按照程序正在推进中。南都记者约访中国足协高层了解方案具体进程,得到回复是:中国足协不会做出具体回应,这则声明已经代表了协会的态度。


种种迹象表明,中超职业联盟筹备工作推进确实受阻。足协表示自己是根据《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来调整了中超职业联盟原方案。那么新方案和原方案到底有何不同,为何中途又会改道?俱乐部投资人、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显然这是一个多方角力的过程。

12位俱乐部投资人写建议信

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概念最早在2016年底被正式提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指示要求中国足球职业联盟在2017年1月完成职业联盟的章程修订,并在3月前完成注册程序正式挂牌。

2017年1月,中国足球职业联盟在上海举行了筹备工作组会议,讨论修改职业联盟章程及相关问题。筹备工作组由张力担任组长,时任富力俱乐部副董事长黄盛华担任筹备工作组办公室主任。会议确定了职业联盟将在当年2月底或3月成立,中国足协人员不得在职业联盟挂职,联盟将成为一个独立运营的组织。但据记者了解,会议过后这件事并没有推进下去。

去年6月,12位中超俱乐部投资人经过讨论,向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写了一封集体签名的建议信,推举张力为牵头人,与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沟通,推进成立中超联盟事宜。

前晚张力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中描述:“2019年6月,苟仲文局长找到我和有关人员,让我当中超联盟筹备组组长,加快职业联盟的筹建工作。(有关部门)也曾经专门发文要求尽快成立职业联盟,但种种原因,搞了好几年,还没有职业化,我们投资人就比较着急。我们当时也很踊跃,大概8、9月份,大家说最好快点挂牌,最好不超过12月底。”

去年8月,陈戌源当选中国足协主席。张力表示:“陈戌源主席上来后找过我,说要加快中超联盟建设,你们现在就可以接手,所以当时我们派了团队人手去筹备组,包括法务的,还有人事的,他们都进了中超(联盟筹备组)参与工作。(足协)说手续可以慢慢转,我觉得这个头开得挺好。”

方案从投资人主导改由足协主导

从去年6月苟仲文让职业联盟筹备组推进,到8月陈戌源出任新一届足协主席,再到10月职业联盟筹备组召开发布会,一切都还很顺利。当时新上任的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表示,职业联盟预计年底前可以成立,其主席将由16家俱乐部提名和选举产生,而中国足协将不持有职业联盟股份。

这场发布会过后,外界对中超联赛迈向独立营运表示乐观,职业联盟筹备工作组则开始入驻中超公司,对中超联赛进行更细致的调研和规划,并开展具体业务。按照设想,职业联盟正式成立后,将取代中超公司的全部职能和中国足协部分工作职能。但在具体对接的时候出现了阻力。据了解,中国足协及中超公司与职业联盟筹备组在去年10月份过后的交接配合,出现了很多问题。

去年12月初,职业联盟方案需要修改,中国足协提出筹备工作改由足协主导推进。本来中超投资人决定再次开会探讨联盟筹备进展,但筹备工作变为足协主导后,投资人会议就取消了。张力告诉南都记者:“叫停之后,他(陈戌源)也跟我们讲,你们别着急,再等等,我们就没撤。但后来这个局面等下去没意义,那边养两个团队也有很多矛盾,所以我把他们撤回来了。卡到这里了。”

南都记者从多方面了解到,筹备组人马和足协人马具体对接时确实存在矛盾。根据相关报道,新浪体育原总经理魏江雷当时作为筹备组成员,已入职中超公司,负责除赛事运营以外的所有运营工作。实际上,当时魏江雷并没办理相关正式入职手续,“手续可以慢慢转”并没有达成,魏江雷等人的工作显然不顺利,随后离开,被张力招到富力集团任职。筹备工作组召集人黄盛华回到富力重新执掌俱乐部。

张力表示:“我们一直催促尽快落实中超联盟成立,不是我一个人意见,是投资人的共识。后来一直拖,什么原因,我真的无法去分析它,也不想去分析它,反正我觉得这跟中国足协有很大关系,可能他们不想去失去中超这个蛋糕。我们投资者也比较着急。如果(职业联赛)一直在行政框架里运行,我们无法再干下去。”

“一个三方角力的过程”

今年1月9日在上海举行的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研讨会上,足协秘书长刘奕表示:“现在我没法非常精准地说出组建职业联盟的时间表,因为我们需要很多相关部门协作下才能把这件事情完成。”从去年12月到现阶段,职业联盟筹备工作已经由足协主导,俱乐部投资人似乎已经被边缘化。

有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体育总局、足协和投资人一直是一个三方角力的过程。总局支持推进职业联盟,但不是无条件的。中国足协支持推进职业联盟,也不是无条件的,而且还涉及到中超公司和职业联盟短兵相接的利益问题。而总局和足协本身就存在一定程度的分歧,他们已不是上下级关系。投资人既要满足总局条件,又要满足足协的条件,并不容易。当然投资人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他们迫切希望自己联合主导职业联赛而不是维持中超公司现有形态,他们认为中超直接借鉴欧洲联赛管理经验就好。”

张力表示:“我觉得体育总局应该像原来一样,一如既往支持、加快推进中超联盟成立。中国足协应该不要把重点放在中超、竞赛等方面,应该把精力放在足球的普及、青少年培训、群众性足球、球场建设这些事情上,应该做这些工作,把中超交给市场去管理。”

中国足协不愿意回应具体的言论,以公告称“按照《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第十四条的具体要求,推动职业联赛理事会的成立”。2015年出台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第十四条具体如下:调整组建职业联赛理事会。建立具有独立社团法人资格的职业联赛理事会,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联赛,合理构建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体系。中国足球协会从基本政策制度、俱乐部准入审查、纪律和仲裁、重大事项决定等方面对理事会进行监管,派代表到理事会任职。理事会派代表到中国足球协会任职,参与有关问题的讨论和决策。

12位投资人在上述那份建议信中为中超联盟设置了基本架构:由16家中超俱乐部共同发起成立,中超联盟理事会为最高领导机构,具有独立社团法人资格。理事会下设中超职业足球联赛公司,在中国足协指导下,全面负责中超联赛的组织、管理和运营。投资人认为自己建议书里的理事会和第十四条方案里的理事会是一个概念。

第十四条规定原本只提及了建立独立的“职业联赛理事会”,没有涉及股权分配和具体运营方案。还是中国足协在去年10月的发布会第一次公开表明中国足协将在职业联盟中不占股份。几个月后,“职业联盟”这个词中国足协已只字不提。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丰臻  责任编辑:张泽农_NS5732

足球比分直播 零点吧 360直播吧 足球彩票 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 欧洲杯直播 火箭视频 直播 足球比赛 竞彩足球